荧惑

今天是特别闹心,做的凭证有问题。
一直怀疑是不是不适合做这个职业,烦躁。

邰伟把法医睡了以后一脸的怀疑人生哈哈哈!!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?_?

现在的状态就像是站在水坑里,踮起脚尖勉强能够浮出水面。既无法脱离,又无法彻底坠落。只能一点点吐尽胸腔中的空气,半死不活。